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稼人的艺术殿堂《诗歌的原创空间》

天马行空,灵魂在收编一摞一摞的思想

 
 
 

日志

 
 
关于我

以诗为友,以画为情,相得益彰,情景交融,情文并茂,情不自禁。[诗作均属原创]。 诗人眼中的世界是最纯净的世界,他们的文字清澈得如同儿童的话语,怀念,北岛,顾城,还有那永远的海子……

网易考拉推荐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诗选  

2011-10-07 20:0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与沉默

  春天荒凉的存在

  天鹅绒般发黑的水沟

  在我身边爬动

  没有反影

  那唯一闪耀的东西

  是黄色的花朵

  我被携带与我的影子中

  像一把被携带在

  黑色琴匣中的小提琴

  我要说的唯一的东西

  闪耀在无法企及之处

  就像当铺中的

  白银一样

  孤独

  1

  二月的一个夜晚,我差点在这里丧生

  我的车滑出车道,进入

  路的另一侧。相遇的车——

  它们的灯——在逼近

  我的名字,我的女儿,我的工作

  松开我,默默地留在背后

  在越来越远的背后,我是匿名者——

  像校园被对手包围的男孩

  逼近的车辆射出巨大的光芒

  它们照射着我,我转动转动着方向盘

  透明的恐惧像蛋白滴淌

  瞬息在扩大——你能在那里找到空间——

  它们大得像座医院的大楼

  被撞碎前

  你几乎能停下

  喘一口气

  这时出现了一个支点:一粒援救的沙子

  或一阵神奇的风。车脱了险

  飞速爬回原道

  一根电线杆横空飞起,断裂——一阵尖利的声响

  ——电线杆在黑暗中飞走

  四周已平静。我仍系着安全带坐着

  等待有人冒着风雪

  看我是否安然无事

  2

  我长时间的徘徊在

  东哥特结冰的田野上

  半天不见人影

  而在世界其他地方

  人在拥挤中

  出生,活着,死去

  想引人注目——生活在

  眼睛的海洋

  就必须有特殊表情

  在脸上抹泥

  呓语飘起,沉落

  在自身,天空

  影子和沙石间分裂

  我必须孤独

  早晨十分钟

  晚上十分钟

  ——无所作为

  所有人都在对方那里排队

  几个

  一个

  路上的秘密

  日光落在一个睡者的脸上。

  他的梦更加生动

  但他没有醒来。

  黑暗落在一个在不耐烦的

  太阳强光中行走于他人中间的

  人的脸上。

  天色如一场骤雨突然转暗。

  我站在容纳每一时刻的屋里--蝴蝶博物馆。

  阳光依然强烈如初。

  它那不耐烦的画笔正描绘着世界。

  辙迹

  凌晨两点:月光。火车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个远远的镇子的点点星火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忽不定。

  当一个人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当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际,

  他绝不会想起他在那里。

  或者当一个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变成某些闪忽的火花,蜂群,

  虚弱而寒冷于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强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完成一半的天堂

  悲观中断其行程。

  痛苦中断其行程。

  秃鹰中断其飞翔。

  热切的光芒涌流而出,

  就连鬼魂也畅饮一番。

  我们的绘画看见日光,

  我们的冰期画室的红色之兽。

  万物开始四处环顾,

  我们数以百计在阳光中行走。

  每个人都是通向一个适合

  每个人的房间的半开之门。

  无穷的地面在我们脚下。

  水在树林间闪耀着。

  湖泊是一个嵌入大地的窗户。

挽歌

  我打开第一道门。

  这是一个阳光照亮的大房间。

  一辆沉重的小车在外面驶过

  使瓷器颤抖。

  我打开二号门。

  朋友!你饮下一些黑暗

  而变得明显可见。

  三号门。一个狭窄的旅馆房间。

  朝向一条小巷的景观。

  一根灯柱在沥青上闪耀。

  经历,它美丽的熔渣。

  尾曲

  我像一只抓钩在世界的地板上拖曳而过。

  我无需抓住一切东西。

  疲倦的愤怒,闪亮的屈从。

  执行者收集石头,上帝在沙滩上写字。

  静悄悄的房间。

  家具在月光中看起来准备好猝然爆发。

  我穿过一片空铠甲的森林

  慢慢走进自己。

  序曲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旋涡

  漫游者向早晨绿色的地带降落

  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的

  姿势——稠密树根

  那无数盏灯在地底下摇晃。但地上

  苍翠——以热带风姿——站着

  举着手臂,聆听

  无形的抽水机的节奏。他

  坠入夏天,坠入

  夏天眩目的坑洞,坠入

  在太阳火炉下抖颤的

  湿绿脉管的棋盘。于是停住

  这穿越瞬间的直线,翅膀张开

  急流上鱼鹰的栖歇

  青铜时代的小号

  不安的旋律

  悬挂在深渊上空

  晨光中,知觉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

  漫游者站在树下。当

  穿过死亡的旋涡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头顶上铺展?

  早晨与入口

  海鸥,太阳船长,掌着自己的舵

  它下面是海水

  世界仍打着瞌睡,像水底

  斑驳的石头

  不能解说的日子。日子——

  像阿兹特克族的文字!

  音乐。我被绑在

  它的挂毯上,高举

  手臂——像民间艺术里的

  形象

  宫殿

  我们走进去。惟一的大厅

  空寂。地板光滑

  像一座被弃置的溜冰场

  门关着。空气灰暗

  墙上的画。我们看见

  无力拥挤着的图像:乌龟

  秤砣,鱼,喑哑世界里

  那些搏斗的形象

  一尊雕塑被放在这片空虚里:

  一匹马站在大厅的中央

  我们被空虚抓住时

  才注意到马的存在

  比海螺的呼啸更弱的

  城市的喧杂和话音

  围绕这间空屋

  叫嚣着在寻找权力

  还有其它东西,黑暗物

  它们在感官的五道

  门槛前停下脚步 沙子流入静静的沙漏

  是走动的时候。我们

  走向那匹马。它很大

  黑得像铁。帝王消失时

  留下的权力化身

  那匹马说:“我是惟一的

  我甩掉了骑在我身上的空虚

  这是我的棚。我在慢慢生长

  我吞噬着这里的荒寂。”

  半完成的天空

  懦弱中断自己的行程

  恐惧中断自己的行程

  兀鹰中断自己的翱翔

  急切的光迸溅而出

  连鬼魂也品尝了一口

  我们的画出现在白昼

  我们冰川时期画室的红色的野兽

  一切开始环视

  我们成群结队地走入阳光

  每个人都是半开着的门

  通往一间共有的房屋

  无垠的大地在我们的脚下

  水在树林间闪烁

  湖泊是对着地球的窗户

  论历史

  一

  三月的一天我到湖边聆听

  冰像天空一样蓝,在阳光下破裂

  而阳光也在冰被下的麦克风里低语

  喧响,膨胀。仿佛有人在远处掀动着床单

  这就像历史:我们的现在。我们下沉,我们静听

  二

  大会像飞舞的岛屿逼近,相撞……

  然后:一条抖颤的妥协的长桥

  车辆将在那里行驶,在星星下

  在被扔入空虚没有出生

  米一样匿名的苍白的脸下

  三

  1926年歌德扮成纪德游历非洲,目睹了一切

  死后才能看到的东西使真相大白

  一幢大楼在阿尔及利亚新闻

  播出时出现。大楼的窗子黑着

  只有一扇例外:你看见德雷福斯

  的面孔

  四

  激进和反动生活在不幸的婚姻里

  互相改变,互相依赖

  作为它们的孩子我们必须挣脱

  每个问题都在用自己的语言叫喊

  请像警犬那样在真理走过的地方摸索!

  五

  离房屋不远的树林里

  一份充满奇闻的报纸已躺了几个月

  它在风雨的昼夜里衰老

  变成一棵植物,一只白菜头,和大地融成一体

  如同一个记忆渐渐变成你自己

打开和关闭的屋子

  有人专把世界当做手套来体验

  他白天休息一阵,脱下手套,把它们放在书架上

  手套突然变大,舒展身体

  用黑暗填满整间房屋

  漆黑的房屋在春风中站着

  “大赦。”低语在草中走动:“大赦。”

  一个小男孩在奔跑

  捏着一根斜向天空的隐形的线

  他狂野的未来之梦

  像一只比郊区更大的风筝在飞

  从高处能看见远方无边的蓝色针叶地毯

  那里云影静静地站着

  不,在飞

  冬天的目光

  我像一把梯子倾斜着,把脸

  伸进樱桃树的第一层楼

  我在被阳光敲响的色彩的钟里

  我比四只喜鹊更快地消灭了殷红的果子

  突然我被一阵远方的寒流击中

  瞬息发黑

  如树干上的斧痕坐着不动

  一切已为时太晚。失去面目的我们开始慢跑

  下去,进入古代的下水道

  隧道。我们在那里漂游了几个月

  一半是工作,一半是逃亡

  短时的祈祷。一只盖子在我们头顶上打开

  幽暗的光束洒落

  我们抬头仰望:星空穿过阴沟的盖子

  夜晚的书页

  五月的夜晚,我借着

  冰冷的月光登陆

  花草灰暗

  但芳息绿翠

  我沿着色盲的夜

  朝山坡上摸去

  白色的石头

  向月亮传递信号

  一段宽五十八年

  长几分钟的

  时间

  我的背后

  远离铅色水域的地方

  是另一个岸

  和统治者

  那些用未来

  替代面孔的人像做孩子

  像做孩子,一个巨大的羞辱

  如麻袋套住脑袋

  袋子的眼孔闪耀着阳光

  你听见樱桃树的哼吟

  但无济于事,那巨大的羞辱

  裹住你的脑袋,胸部,膝盖

  你的身体偶尔活动

  但并不因春天而欢悦

  闪光的帽子,就让它蒙住你面孔

  并从里面向外张望

  海湾处涟漪在无声地拥挤

  绿叶让大地变暗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傍晚

  我来到这里,无形的人,现在也许是

  为了生活而被一种伟大记忆雇佣。

  而我驱车驶过

  那锁住的白色教堂——

  一个木头圣人伫立在里面,

  微笑着,无助,仿佛

  他们摘走了他的眼镜。

  他孤独。万物都是现在,现在,现在。

  引力的法则在白天

  把我们压向我们的工作,在夜里

  压向我们的床。战争!

  作者简介: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TomasTranstromer1931-),瑞典诗人。1954年发表诗集《17首诗》,轰动诗坛。至今共发表163首诗,除《17首诗》外的作品结集为《途中的秘密》、《半完成的天空》、《音色和足迹》、《看见黑暗》、《野蛮的广场》、《为生者和死者》和《悲哀贡多拉》十部诗集。1990年患脑溢血导致右半身瘫痪后,仍坚持纯诗写作。他善于从日常生活入手,把有机物和科学结合到诗中,作品多短小、精炼,往往用意象和隐喻来塑造个人的内心世界,把激烈的情感寄于平静的文字里。他被誉为当代欧洲诗坛最杰出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多次获诺贝尔学奖提名。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沃尔科特曾说:“瑞典文学院应毫不犹豫地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特朗斯特罗姆,尽管他是瑞典人。”

  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的诗非常紧密,他使用很少的字来表达非常强烈的感情。他使用许多联想的手段。由于他用词非常少,他在50年代就已经达到了日本俳句的要求。在这里词不是诗的组成部分,而是音节。

  在结构上特兰斯特罗默从一开始就使用大胆的比喻,自由的节奏和古诗的结构。他的用语比较温和,不强硬,他的风格简单,但节奏性非常强,通过令人意外的诗句和联想非常吸引人。

  在内容上特兰斯特罗默很少描写自然景象或抽象的哲学思考,他一般描写对日常生活的反想。在这里他既不描写对媒介报道的世界大事,也不描写内心的冲突,他集中在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瞬间。德国电台评论他的诗“充满了味道、颜色、振动和杂音”。

  从文学史的观点上来看他与保尔·瓦莱里的“纯诗”相近。他有点“为艺术而艺术”的味道,但超出了纯粹的完美主义,而是“心理地、逻辑地自问”。他的诗无法规入一个流派。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